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 正文

也说普法那些事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1日 来源:原创 作者:宏晶公司 胡立森浏览:120

 

这些年来,一直在企业办公室和工会工作,许多事情记忆与年代一样,越来越模糊,但随着普法的推进,学法、知法、守法和用法,尊重法律,工作和生活的和谐与法越来越分不开了,充分运用法律知识协调和解决生活中的难题,往往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从一起工亡事故善后处理经历的体会学法用法的重要性

2006年5月,一次设备拆卸过程,由于操作失误,行车吊件撞上安全隔墙,导致一名公司职工被砸身亡。事故发生后,公司指派我与法律顾问一起协调处理。

在核实事情经过与意外伤亡具体原因后,我们对照国务院公布的《工伤保险条例》、安徽省实施《工作保险条例》办法相关条款认真学习,符合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和干与工作相关事情的3要素,确认这是一起工伤事故,职工因工死亡涉及丧葬补助、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

随后,在开始协商补偿时,一些新的意外不断出现,首先死者家属提出过高要求;其次死者独身未婚,无收养子女;再次死者部分兄弟姐妹干扰企业正常生产秩序,甚至以堵门断电等过激手段相威胁。对此,我在与家属晓之以理,明确态度,企业承担工亡事故责任,以法足额补偿,不推不诿;家属若过激干扰企业经营秩序是违法行为,企业将依法报警处置。后来在地方村镇协调下,家属平静下来,协商补偿工作才得以继续推动。

对于家属提出高额补偿金要求,我们认真对照工伤保险法规进行分项说明,特别强调我们也与家属同感,事故发生了能多补偿更好,但作为个案,亡者独身一个生活,无配偶、父母和子女供养,所以在家属抚恤方面没有计算项目。只能计算6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平均工资和60个月统筹地区上年平均工资(2010年新工伤保险条例改为“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上一年度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0倍。”),初次协商时家属拒绝这一方案。后来又连续经过4轮协商,在公司坚持依法补偿的主张下,家属将补偿要求一步步地下调,矛盾焦点也相对接近公司协商目标。

最后, 我与公司领导进一步沟通,在足额补偿法规明确的丧葬和工亡补助外,鉴于工亡职工无家属抚恤金,参照上述2项补助的合计金额,另外给予同等的精神抚慰和经济补助费用,双方就此达成补偿协议。协议约定公司先支付一半补偿金,待提供居民身份证、火化证明,并协助甲方做好工亡待遇申报材料后,一次性地支付余下补偿金,这一协议相互约束,避免再出新要求。

至此,一场可能激化升级的矛盾以《工伤保险条例》和《合同法》为准则,约束协调各方关系,企业主动担当责任,人道抚慰,工亡家属满意的同时,也挽回了工伤事故给公司带来的负面影响。在这些事故处理中,我充分感受到法规在解决矛盾纠纷中的尺度和约束功效,也体验到学法用法的重要性。

一起工伤事故里体验劳资双方如何处理好依法维权关系

《工伤保险条例》2003年4月公布,2004年1月实施。我公司恰好在公布后,但未实施期间发生了一起工伤事故。因违章操作,造成缸体与活塞非正常分离,缸体垂落,致使一名职工右前臂被粉碎性压伤,治疗中自前臂末端截肢,公司为其配备普及型假肢,同时另外配备价值43560元进口电子假肢,并为伤者先后通过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做出工伤认定和四级伤残等级鉴定。按照条例规定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因四级伤残伤者不愿意做门卫岗位,选择退出工作岗位,享受伤残津贴,公司交给社会保险。但其后在伤残津贴和护理等级上双方出现分歧。

护理费用上的矛盾起因,伤者伤情稳定后因向公司提出过高的工伤待遇(伤残津贴和护理费),公司未能满足其要求,遂即被告上法庭,此案分别经县、市人民法院审理,二审终审,法院认为伤者已安装假肢,再提起护理费的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后来公司与伤者约定依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申请劳动能力(护理等级)鉴定。

工伤护理等级鉴定标准:工伤职工已经评定伤残等级(一般为一至四级)并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需要生活护理的,可按月领取生活护理费。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在鉴定工伤职工是否达到护理等级依据以下五个生活自理范围:1、进食;2、翻身;3、大小便;4、穿衣、洗漱;5、自我移动。生活护理分三级:1、完全护理依赖:是指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上述五项均需护理者;2、大部分护理依赖:是指生活大部分不能自理,上述五项中三项需要护理者;3、部分护理依赖:是指生活部分不能护理,上述五项中一项需要护理者。生活护理依赖等级由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做出。

然而,当时巢湖市劳动鉴定委员会不知何原因,确认一只前臂缺失护理等级为大部分护理依赖,理由是伤残影响进食、大小便和穿衣洗漱。企业支持工伤员工依法提出合理要求,依据权威认定维护自身权益,但是,巢湖市劳动鉴定委员会确认护理等级为大部分依赖护理(劳鉴[2005]219号),与我们最初认可部分依赖护理出入较大,其结果显然有背事实,缺少公正,让人不能不怀疑幕后因素。为维护公平,也是维护企业利益,我们依照法规赋予的权限,向省劳动鉴定委员会申请重新鉴定。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06年1月重新鉴定为不存在生活自理障碍(编号:皖鉴定00241200620062),并专门解释伤残后筷子不能用可以用勺子,皮带不能系,可以穿松紧带裤子,只要能替代,就不存在护理依赖。省鉴定结论出来后,护理这事才最终平息。

伤残津贴自工伤发生后一直是很棘手的事情,由于当时没有参加工伤保险,一开始伤残津贴依照伤者上年平均工资计发,伤者本人也能接受,后来2年企业一直参照同岗位人员工资计发。到2006年时,伤者提出应该参照省劳动与社会保障厅和财政厅有关调整伤残津贴文件要求调整待遇,这时矛盾出现了。企业主认为参照在岗位工资标准支付伤残津贴合情合理;伤者认为无论新老工伤,都应该尊重省政府部门规定,最后经过劳动仲裁,伤者胜诉。次年,这样的事又重演一遍,作为责任部门负责人对这事一直很烦,总得找个合适的解决办法。

2009年,在双方进行伤残津贴调整协商时期,无意中看到巢湖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关于将老工伤人员待遇支付纳入工伤保险统一管理的通知”(劳社医[2008]82号)文件精神,为保障参保前老工伤人员的合法权益,已经参保单位可有条件地将老工伤移交工伤保险基金管理。经与伤者沟通,2009年3月以皖劳社秘[2008]192号文件精神计算的保证津贴标准,一次性缴清各项费用,伤者2009年4月份起开始享受工伤保险基金统一支付待遇。移交时,公司以高出文件精神计算的保证津贴标准180元,即以1050元/月的伤残津贴标准,将伤者工伤待遇移交工伤保险基金管理。老工伤移交后伤者仍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与在职职工享受同等的保险待遇,伤者按月支付或按年预交社保费用中的个人承担部分。

移交后伤者享受的旧伤复发医疗费、伤残津贴和残疾器具配置待遇一次性缴纳各项费用,移交巢湖市医疗保险基金管理中心管理,基金管理中心按规定适时对上述待遇进行调整。那次移交后,经历3个经办人办理,经过法院2次审理、多次劳动仲裁,延续了近6年的工伤待遇矛盾最终得到圆满解决,伤者得到法定的伤残待遇和调整机制,企业也只较小的成本一次性地解决老工伤遗留问候,双赢促进企业和谐发展。

最近,在街上那位伤者看到我,还拉着我非要做东请客。原来矛盾对立的双方能有这个结果让人欣慰,当然,这客我可不会让他请的。 

近十多年,《工伤保险条例》、《劳动合同法》和《社会保险法》等法规及其实施细则的陆续出台或修订,本着工作实用的原则,在普法学法中,对相关法规学习和理解不断加深,特别是运用《社会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处理过职工非因工死亡,遗属丧葬补助金和抚恤金问题;运用《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处理好企业经营性减员问题;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协调好多起工伤待遇问题。这些实践过程中,学习理解调整不同领域关系的法规,是维护正常秩序,和谐社会意义和价值所在,同时也深切地认识到普法、学法和用法的重要性和长期性。(马鞍山工会普法工作30周年优秀征文一等奖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和县工会版权所有皖ICP备05003859号
地址:和县龙潭北路(天门酒店斜对面)电话:0555-5312854    技术支持